大发快3(lilifen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 > 短篇美文 > 唯美日记 > 正文

喂,我昨晚梦到你了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大发快3 时间:2019-03-14 16:29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蓝莓日记
 
 
和此刻生活同步的少女日记
 
陪你成长
 
一起经历那些
 
蓝莓般酸酸甜甜的日子
 
 
2019年3月14日   天气:晴
 
 
不知为什么最近总做梦,梦到的是遗忘已久的人。
 
同桌俐俐告诉我,这恐怕是水逆的影响。“水星会影响沟通、交通、通讯、电子设备等,所以水逆期间容易犯傻、说错话、搭错车、怀旧,还有机会与老友重逢。”
 
哇,这么神?我将信将疑地跑去问地理老师水星逆行是怎么一回事,他有点郁闷,说自己研究的是地理学,不是占星术,末了还谆谆教导我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习上,不要捣鼓那些有的没的。
 
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怪水逆!”他一脸嫌弃地说。
 
好吧,无所谓水星顺行、逆行还是停滞,总之我梦到了阿定,想起了许多过去的事。
 
 
 
阿定是我的小学同学,班里最瘦小的男生。课间操和体育课上根据个头排队,他稳居第一排的位置,六年都没变过。
 
记得是五年级,有天早晨上学,我走到校门口才发现忘记拿红领巾。那阵子查得很严,校门口总是站着两个值日的同学,手拿本子,把没戴红领巾的人的名字记下,不仅要扣班级分数,还会在周一的升旗仪式上点名批评。
 
值日生目光灼灼,严肃认真,我在校门口徘徊了好几圈,眼看要打上课铃,才放弃了蒙混过关的念头。看来只能去小店里再买一条红领巾了,我简直生无可恋——因为粗心大意,忘戴红领巾的频率太高,那个学期我已经买了不下五条,家里一片红红火火,跟过年似的。
 
正想着,就看见阿定背着书包向校门跑来。他奇怪地问:
 
“蓝莓,你怎么不进去?快要迟到了!”
 
“我没戴红领巾,准备去买。”
 
“别浪费钱,”他不假思索地说,“我帮你。”
 
他脖子上的红领巾跟他的身材一样瘦,不知怎的拧成了一股,还是歪的,我一看就想笑。他把红领巾解下来藏在书包底层,让我见机行事。
 
走到校门口,一个值日生把他拦住了,他假装刚刚想起红领巾的事,拉开书包一通翻找。另一个值日生独守大门,快迟到的学生们急匆匆往校门里冲,三五成群,值日生压力山大,一双眼睛根本看不过来。
 
就这样,在阿定的帮助下我随着人流成功地混了进去。从那之后,我们的交流多了起来。
 
他是个非常普通的男生,成绩和相貌平平,好像也没什么特长,在班里属于很容易被忽视的一类人。我跟他关系好,一是因为他性格好,丝毫没有公主和公子哥的脾气,二是因为我们都对恐龙感兴趣,常凑在一起讨论剑龙、背甲龙和始祖鸟。
 
以前我常抱怨零花钱少得可怜,跟阿定熟识之后,才意识到自己足够幸运——他的父母几乎从不给他零花钱,只有吃饭的钱,如果他想攒钱买什么喜欢的东西,就只能饿肚子。
 
怪不得我去买红领巾的时候他会拦着,如果当时遇到的是茜茜,她肯定会劝我多买几条囤着,以备后患。
 
茜茜是班花,家境好,花钱爽快,用的文具都是无印良品的。那时我们坐同桌,她老嘲笑我的晨光文具太土。但我真心觉得我的比她的好用、好看。物美价廉的东西有什么不好?我无法认同她的优越感。
 
跟我熟了之后,阿定动不动就趁课间跑来我这儿,顺便跟茜茜搭话。上下学路上遇到我同行,他也时不时把话题往茜茜身上引——“她喜欢吃什么”“她喜欢哪个明星”“她喜欢什么颜色”之类。
 
“咱们能聊点别的吗?”有一次我忍无可忍。
 
“哦哦,当然。”阿定应着,但我们的聊天好像有点进行不下去了。
 
六年级的初夏,老师带我们去游乐场,享受最后一个“六一”儿童节。那天排队玩惊险刺激的游戏项目,茜茜因为害怕而退出。紧接着阿定也说不敢玩,返回休息区。
 
后来我才知道,当我坐在跳楼机上开心尖叫的时候,阿定向茜茜表白了。
 
然后他失败了。
 
这件事本与我无关,但从那之后,阿定就渐渐疏远了我。
 
“因为我一看见你,就会想起她,”他发的邮件是这么写的,“我会难过。”
 
大概是真的很难过,以至于他不仅删了茜茜的QQ,还删了我的。他是为了彻底忘记那段黑历史吧。
 
小学毕业快三年了,我有一次和他在拥挤的街上偶遇。我看见他迎面走来,眉头紧皱,愤懑而吃力地啃着手里的法棍。人潮中他完全没注意到我。我想告诉他法棍不应该那么吃,但来不及出声,他就已擦肩而过。
 
我没去追,我猜他应该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。
 
没关系的,水逆过后,我会再次把他忘掉……吧。
 
 
 
 
高源,笔名蜜蜂听雪,90后,超爱儿童诗。作品见于《儿童文学》《少年文艺》《读友》《读者·校园版》等刊物
    大发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