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3(lilifen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 > 唯美散文 > 写景散文 > 正文

茶豆物语(中)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大发快3 时间:2019-02-14 09:51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在农村,茶豆菜上不了台面。谁家来了亲朋,不到万不得已,决不会用茶豆招待客人的。我思虑不出其中的道理。想起舅舅曾经说过,大夏天如果用面条来待客,那就是故意得罪亲朋、怠慢客人了。我想,其中的道理大概是相通的吧。对于茶豆,或许是因为太过普通,或许是因为出生寒微,或许是久居藩篱民间,才致其无法登上大雅之堂。
 
这且不去管它。望着茶豆图片,我顿生恍若隔世之感,曾经度过的岁月云烟再一次浮现眼前。六七岁时,每逢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”的收获时节,我的时光大多是在照看谷场中度过的。那时,父母望子成龙,农忙是很少让我参与的。当然,我也并非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。我的任务是看场——农家人朴实,再贫苦也极少见到偷盗行为——看的是猪、鸡和小鸟等动物们,防止它们偷食谷物。
 
老家的房屋后面,就是我家的晒场。早早的,父亲便会将那片土地压平压实,成为谷场,万事俱备,就等着溢满稻谷香的风儿吹起。晒场边上,便是一大片旺盛的茶豆地。稻谷上场后,我会在茶豆地边的篱笆旁铺上一张凉席,篱笆上开满了紫的花、白的花,间杂悬着豆角和丝瓜。
 
我根本用不着担心风吹日晒。婆娑的风影里,我尽享我一个人的快乐时光。那聪慧的小鸡小鸟们每每瞅准我不留意,便会一拥而上,狂吃稻谷。我站起身来,作势驱赶,小鸡们便抖着翅膀,哼哼唧唧,不耐烦地一哄而散,迅速撤离到茶豆藤下。小鸟们呼啦飞上树梢,歪着头,端详着我的动静,对晒场上的稻谷恋恋不舍。我一走,它们便呼朋唤友,再次光临。它们像是熟读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“敌进我退,敌退我追”的兵书,和我玩着进退自如的游戏。几番交战后,我疲惫了,它们也填饱了肚皮,这才志得意满地凯旋而去。
 
母亲忙里抽出时间,午饭做的是香喷喷的早稻米饭,就着我最爱吃的清炒茶豆丝,我便生出神仙般的感觉来。倘不巧下一场秋雨来,眼看归仓的稻谷没法晾晒,庄稼人心急如焚。可我却不识其中味,独自欣赏雨后茶豆藤寂寞的美丽。
 
清朝文学家査学礼曾有诗云,“碧水迢迢漾浅沙,几丛绿竹野人家。最怜秋满疏篱外,带雨斜开扁豆花。”那迎着细雨寂寥开着的茶豆花,在我看来,肆意张扬着活力,没有哀愁,只有生命的欣欣向荣。那是一幅向上、和谐、温馨的画面!
 
爬满茶豆藤蔓的篱笆边,邻居家的大公鸡不时昂首挺胸,扯着喉咙亮嗓子,开心了,便会斜侧着身子,咯咯叫唤着,戏追那只低眉顺目的芦花母鸡。听到声响,那只贪睡的胖猫从茶豆藤下探出头来,没感觉到什么异样,便放心地伸了一下懒腰,继续睡去了。一群小麻雀叽叽喳喳,呼啦一下子钻进藤里,转眼间不见了踪迹。可能发现了那只睡猫,它们惊恐地鸣叫着,跌跌撞撞钻出藤来,四散奔逃。半晌,才听到一声懒洋洋的喵喵声。很快的,茶豆藤下又恢复了宁静祥和的景象。
 
很长时间,我们那些小伙伴们痴迷于那片茶豆地。七十年代,贫困的农村没有电视,甚至连收音机也是罕物,晚上大家都会聚拢到有收音机的人家,静静地听《杨家将》《说岳全传》《三侠五义》。白天,没有别的依赖,大片大片的茶豆地便成了我们的快乐之源。我们在茶豆藤里开心捉迷藏,抓小鸟,觅蝉蜕,捉天牛,满身的茶豆香,抖落了一地,头发上落满了白的紫的茶豆花瓣。
 
郑玉超│本文载于《楚苑》(2017年第3期);曾获2017年“花开十年圣鹰杯”全国征文大赛散文组一等奖。
    大发快3